大上海  

<大上海>故事以民國建立初期至抗日時代為背景,中華共進會杜月笙為原型所改編的大時
代愛情故事。故事主軸描述主人翁成大器少年懷抱壯志,與青梅竹馬葉知秋(原型孟小冬)
分離,各自到不同城市追逐夢想,漸行漸遠。成大器因過人膽識與權謀遠見受當時上海江
湖第一人洪壽亭(原型黃金榮)賞識,先是收為徒弟,後因救自己一命而結拜為兄弟,使得
成大器在當時上海最繁華的年代成為與洪壽亭、軍閥政府茅載(原型張嘯林)齊名的大人物
。爾後二戰爆發日本勢力擴張,上海進入不安與動亂的年代,這時與成大器重逢的葉知秋
已為人婦,且夫婿為地下工作成員程摘梅。原期望不提往事亦互不來往,欲維持現在生活
寧靜的兩人,因一場日本對上海的砲轟而將成大器、葉知秋與程摘梅齊聚一堂。此時親日
思想滲入中國各方勢力,而不願成為漢奸的洪壽亭與其妻因此成為階下囚。局面淪於此,
迫使原不想捲入的成大器尋求葉知秋協助開始動員謀畫復仇行動。

 

<大上海>不僅僅改編對杜月笙的陳述,甚至加上部份虛構卻關鍵的角色,例如年輕時代認
識的賣唱名伶阿寶,後來無怨無悔地跟了成大器一生;以及葉知秋的丈夫程摘梅。同時故
事亦不僅僅為了描述跨越近三十年的男女情愛與兄弟情義,亦透過虛實角色之間的關係流
動,反映了當時代的政治與軍事關係。

 

 

在國民革命成功後的兩、三年,抱持著政治理想的成大器,除了因過人的才識,也恰好搭
上了當時中國開始西化、外資進入而繁華發展的順風車。對照原型杜月笙的背境,分別長
才於政治(謀智)、金權與軍事武力的成大器、洪壽亭和茅載相互合作,顯示出當時國民黨
與軍閥政府的強悍與繁盛。在成大器受洪壽亭賞識後掌握權力整頓幫內,以及建議開設銀
行等橋段,多少與當時1927年中華共進會”清黨”肅清黨內共產及左翼份子以整頓黨內思
想,以及1929年杜月笙出資中匯銀行的動作相呼應。

 

片中每一位角色的特殊性都若有似無象徵了當代的某一類型人物或精神。如果說葉知秋是
典型百姓的刻畫,害怕動亂與殺戮、只願追求一生平凡寧靜,哪裡是安穩就跟著誰;那麼
成大器就是屬於那個年代追求著純粹理想的象徵。對成大器來說是”壞人”的人,對葉知
秋來說只是一介生命,追求時代理想和單純的幸福因此漸行漸遠。而成大器始終難以忘懷
象徵幸福初衷的葉知秋,宛如心中尚有一塊渴望寧靜安穩的淨土。這樣的念頭也反映在淞
滬會戰後仍選擇至香港避風頭不願投身抗日的行動中。1937年藉由他們的重逢連起了成大
器和程摘梅兩個人,不但象徵了國共齊為捍衛人民而合作抗日,也透過葉知秋幾度陷入性
命危險、周旋於兩人之間的橋段,反映了動亂的年代原過著安穩生活的百姓陷入惶恐不安
,亦在國共分裂鬥爭之中支離破碎的樣貌。

 


另一個重要的人物即是成大器年輕時代在街頭結識的女伶阿寶。阿寶沒有明確的原型人物
,但此一虛構人物卻在成大器二度與葉知秋分離後的人生中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阿寶和
宛如<賭神>中龍五的林壞,都是促使成大器成功不可或缺的犧牲性人物,也因為兩人各自
對成大器的癡迷執著(一人為情、一人為義)不惜付出生命以成就他的理想。在成大器得知
葉知秋嫁做他人婦後旋即認了一直癡心守候的阿寶。就情感面而言從此時開始成大器某種
程度就毅然決然斬斷了與單純平凡的羈絆,而那一塊情感上的依賴與炙熱似乎就跟著葉知
秋離去不返了。阿寶的體恤和能幹,也成為他在新世界裡心靈的憩所,而她蠟燭般燃燒自
己成全所愛也發生在成大器必須抉擇讓誰可以乘飛機離開,以及最後開槍的橋段。不論是
對國家的愛、對義氣之情甚至對葉知秋的愛,阿寶無私地捍衛著成大器之所愛。在這段關
係裡愛情是她的動機,但在大時代裡要成就一個思想或精神,確實需要非常多這樣悲劇性
的角色在背後付出。

 

茅載與洪壽亭,是另外兩個創造了後來的成大器的重要人物。洪壽亭對成大器的恩是毋庸
贅述的,他本人則是一個晚年殞落的大人物。如他妻子凌滬生所說,雖洪壽亭總是說自己
和成大器是上海最大的兩個流氓,但她認為成大器和自己先生是完全不一樣的人。雖有識
人的目光和容人的大度,但貪美色是他最大的弱點。如果說紅顏禍水小蘭香是通往腐敗的
入口,在離婚的岔路口洪壽亭選擇了”讓老大哥糊塗這最後幾年吧”選擇放棄某種程度人
生的向上堅持,也無怪乎最後換得不得善終的結果。茅載則正如成大器所說,”是我生命
中的魔鬼”,雖然貪腐猖狂,但也是他給了成大器開創大片江山的門票。茅載救過他也殺
過他,自信成大器殺不了自己”因為命是我給你的,殺人是我教你的”。從殺死裴隊長的
那刻起茅載就在成大器人格中種下了一個魔。就如同魔(殺人)在成大器的生命裡是既不願
它存在但又不可或缺的武器,茅載與成大器的關係也是亦敵亦盟(端視利益需求)。

 

故事的最後葉知秋心碎欲絕離去,成大器抱著死去的阿寶在座車中以車殼阻擋日軍包圍掃
射做最後被動的抵抗。史實中杜月笙回到香港,終於娶了孟小冬後隔年辭世。這樣的改編
我想或許多少有些投觀眾所好。阿寶最後的成全儼然喚醒成大器多年來未自覺的依戀,何
謂最愛?成大器這輩子虧欠她得太多,甚至最後命都是她從茅載這惡魔手上換來的。殺了
茅載大可一走了之,選擇留下來或許是想用自己整個人來還她這輩子的付出。但其實成大
器闖盪出的這片理想風光,就如同當時的中國一樣早已殘破不堪,過去的政商金權倒下、
漢奸貪腐猖狂、無私的情義不復在、平凡也已逝去,成大器坐在車裡懷抱著曾經炙熱的心
做最後的堅持抵抗。回想著數十年來的吉光片羽,他最後的笑容意味深長,如果坐在車裡
的他只是哀悼阿寶逝去,那不會有那樣滿足的笑。

 

有劉偉強的監製,<大上海>這樣一部黑幫電影除了中間穿插一些輕鬆的對白以外,本身其
實很不王晶。但並不確定是刻意的手法,還是設定不夠考究,整個30年代上海灘的氣氛與
部分音樂有些違和,例如阿寶在街頭唱的那首曲子,時代感有點現代。但除此之外,細膩
的劇情轉折,實力堅強的卡司(部分時候演技甚至掩飾掉了一些劇情或對白的粗糙)和完整
重現百樂門時代的韻味,都十分引人入勝。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兔子的電影街 Franzi's Filmewelt

Franz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