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登於[螞蟻水上漂](歡迎至原網站繼續追蹤我的發表)

Stoker_poster  

我能聽到別人聽不到的,看到別人看不見的細微事物,這些感官是一生渴望的結果,渴望被拯救、渴望圓滿,就像裙襬需要風才能擺動。我穿的不只是自己的東西,我穿著媽媽的衣服,爸爸的皮帶,叔叔的鞋。這就是我。就像花不能選擇自己的顏色,我也不能選擇我的轉變。成年….是我的轉變,明白這點後,你就自由了。

在細細解構這部精緻的電影之前,我想先讚嘆朴贊郁導演對於鏡頭的掌握。不論是將情色與暴力作如此唯美、含蓄又俐落地詮釋;或是幾乎不浪費任何一秒鐘地滿載角色內心情感或劇情發展伏筆:不論一個眼神、特寫、一句看似不重要的話。陳述懸疑的能力也十分高竿,一個事件被拆解成兩段、三段與其他時空線交錯陳述,總是要看到後面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切點又不刻意唐突,不同時空線的串聯不論在情緒或是劇情理解上都銜接得很完美,甚至更好過一一講完每一段故事。溫柔的音樂,緩慢的步調,角色堅定而乾淨的神情、動作詮釋。也是因為諸多暗示性的畫面與衝突的人物情感,讓我忍不住紀錄了太多巧妙之處。

這部片本身的推演包含兩個層次: 檯面上的是揭穿種種離奇的事件與查理叔叔的神秘面紗;檯面下的是印蒂亞對狩獵的本性以及女性自覺等原慾的啟發。而同時進行的兩個層次,在故事線上又從1)發現麥考瑞太太屍體,和2)殺死威普後,切割成三個發展階段。

第一階段

印蒂亞與母親的衝突從喪禮上即顯現。對母親神經質般焦躁的厭惡眼神、聚會上對母親的冷漠抗拒,質疑母親守喪的態度,以及討厭他人觸碰等等,相較於同儕,她的性意識雖蠢蠢欲動但卻未顯,對異性的情慾態度尚停留在佛洛伊德伊底帕斯階段,帶著戀父而排斥母親的情感狀態。導演運用攀爬在小腿上的蜘蛛象徵性慾的蠢動。

聚會時印蒂亞躲避查理叔叔時一鏡到底的橋段,充分展現了朴贊郁流暢、乾淨而充滿象徵性的運鏡,也看出獵物的冷漠抗拒、狩獵者的游刃有餘,以及母親不明就裡地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一鏡到底使得空間清楚地展現,也更凸顯了在時空上有點超出觀眾預期、突然出現在印蒂亞背後的查理增添詭異色彩。

守喪百科全書的橋段,母親幽幽吐出”懷念年輕時的父親”,目光卻被窗外正在享受日光浴的查理吸引,話明了母親對小叔不倫的情慾吸引。但在後來出遊回來,印蒂亞下樓見到正在品酒的母親和叔叔時,母親讚美成熟的香氣,你選的年份很好,查理卻回答”這和年輕的不能相比”,檯面上的對話看似兩人在調情,但檯面下暗示了查理對印蒂亞的興趣遠多於對母親。叔叔要求她到地下室放冰淇淋,上來後若有所指地說”下面太冷了嗎?”(意指印蒂亞神情緊張),也為後來的發現留了伏筆。查理與母親出遊時印蒂亞在他的袋子中發現了父親的遺物(太陽眼鏡),以及自己年年生日都會收到的禮物盒。沒有停下來的節拍器與嘴唇、鼻息的特寫強化了觀眾在此段的緊張感。印蒂亞對查理開始產生強烈懷疑也是在此生根。

餐桌是電影中用以描述家人之間關係的經典場景。除了僵持的關係、母親與叔叔的曖昧熱絡,也從談話中看出母親身為家庭主婦、生活單調、內涵貧乏,卻試圖想展現高貴以顯得配得起風度翩翩、優雅雍容的查理。查理以印蒂亞出生年份的紅酒透露了意圖,而印蒂亞突然轉變態度開口承認他為家人背後的動機,也以接下來美術老師的旁白做了暗示: 細心觀察需要時間,等待這個時刻來臨。我們的眼光最後會穿透事物的內部。

美術課的橋段說明印蒂亞獨來獨往不喜與人建立親密關係、特立獨行而遭霸凌等等人際互動面的疏離。但從她繪畫題材(花瓶內裡的花紋)的選用也呼應了老師於劇情充滿暗示的教學對白。

第二階段

 

劇情轉折在一位新人物的出現—金姨婆。這位姨婆的來歷不明,只從餐桌上的對話大致認識了她和母親的關係不佳,是位有點雞婆的親戚。局外人的闖入也開始打亂了原本似乎一切在掌控中的關係發展,而姨婆的神情和刻意的態度也證明了事有蹊蹺。途中離席的查理,起身後稍做慢速的皮帶晃動特寫,也做了不著痕跡的殺戮暗示。轉折的高潮就發生在同時間內,印蒂亞第二次來到地下室終於發現麥考瑞太太的屍體、金姨婆遇害揭露叔叔的殺戮行為,以及母親細心梳妝至汽車旅館赴約幽會。此時算是第一層次的真相大白。

之後印蒂亞在學校遇到包圍挑釁而反擊的橋段,鋪陳了第二個關鍵局外人—威普的存在。以象徵情慾的蜘蛛快速爬進私處的畫面,來說明用來反擊的帶血鉛筆,以及不斷侵入腦海的麥考瑞太太屍體的畫面,這些經歷已開始刺激印蒂亞壓抑的性意識。

蜘蛛爬進私處後,輾轉難眠的印蒂亞起床下樓,卻目睹查理和母親的纏綿擁吻。此幕不論情感或慾望層面皆造成她強烈地衝擊與不滿。偷窺後逃離的身影如獵物般收進查理的眼底,好似這一切都如他掌控般地在發生。

開始對情慾產生蠢動但又無所適從的印蒂亞,在離開家之後去找曾對她釋出友善的威普,兩人到附近樹林幽會。途中印蒂亞對威普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顯然對於自己身心轉變的初探覺得有些陌生卻又渴望。但兩人在擁吻之後卻急轉直下,咬傷威普後印蒂亞想停止親密舉動,威普卻露出獸性試圖強暴她。於是故事的第二個轉折點即發生在如英雄般現身拯救她的查理,真真實實在她面前殺死了威普。

一開始他把獵物綁住之後交給印蒂亞,似乎期待她可以獨立做處置。沒想到威普的反抗讓她二度陷入危險。導演安排了威普壓在印蒂亞身上,讓印蒂亞由此角度目睹查理勒斷威普的脖子,曖昧的體位、殘酷暴力的刺激和感受生命流逝的每一吋身體,理智自此崩壞的印蒂亞在浴室以自慰宣洩長久以來的壓抑、恐懼、不滿,也終於誠實地面對了自己的慾望。在這個段落查理的殺戮行為終於在印蒂亞眼前被揭露。本想打電話給金姨婆求救,卻在土裡聽到鈴聲,也讓她更加確定查理沉著又兇殘的行為並非單純出於自衛,也意識到處境之危險。

第三階段

從印蒂亞開始穿上絲質睡衣、主動想和母親靠近的時候,就證明了經歷威普的死後,她已經脫胎換骨。她目光停留在母親耳機內放的接吻那天的音樂,回想起那天的畫面,以及她沒有戴戒指的無名指。她默默提起父親的過去,透露出她模糊的殺機: 我一直以為爸喜歡打獵。但今晚我才發現他是為了幫我。有時候你必須做一些壞事,以防止你做出更壞的事。

而劇情可以稱之為完整就在於接下來”真相大白”的部分能夠說明整個來龍去脈的程度。<慾謀>的洋蔥式堆疊劇情十分純熟巧妙,一開始丟出了如此這般神秘的男子,然後一點一點先剝開神秘魅力看見恐怖的殺人行徑;再透過父親阻擋已久的信件,證實他長久以來對印蒂亞存在曖昧的不倫情懷;再以不慎掉落的信件揭發連觀眾也完全不知道的層面–其實查理一直都住在精神療養院的事實;最後再由他本人親口承認了他與印蒂亞父親年幼時期的過去。劇情剪接也總喜歡把事件的最後藏起來不馬上告訴你,透過事件結束後延續的影響,與事件發生的當下,兩個時間線的交錯陳述,到最後才告訴你事件結局發生了什麼事,而這個影響有多大….威普之死橋段是如此,查理回憶小時候的故事時亦是如此。

告白真相後,終於親手為印蒂亞穿上18歲生日禮物—紅色高跟鞋。不經意輕撫腳踝的動作帶起她內心的激盪也完全寫在臉上。此時的查理與印蒂亞是意念和情慾最接近的時候,雖然警長意外來訪打斷了即將發生的天雷地火,但也因為警長對威普之死的追查暫時把兩人拉上同一陣線。

但最後的結局算是誰也猜不到的。印蒂亞的行為動機一直很曖昧,例如最後母親差點死於查理手下時她選擇開槍斃命查理的舉動。殺死查理與先前兩人曖昧的反差舉動,可從她開槍過程的畫面與小時和父親打獵時的畫面之交錯來推測,印蒂亞對查理欲拒還迎的態度,目的其實是潛藏蹤跡、就近觀察然後靜待良機一槍解決獵物,也呼應了美術老師那句話所埋下的伏筆。另一方面,以導演將"狩獵"與"情慾"這兩個原始獸性做連結的想法來說,要討論印蒂亞內心是否對查理也產生情慾吸引,我認為是肯定的。而且這與她最後殺死他的舉動並不衝突,反而覺得像是母螳螂在交配後會吃掉公螳螂的頭一樣: 殺死查理之後,穿著他的鞋,把他的某一部分精神或意念變成是自己的一部分後,展開印蒂亞成年的自由(殺戮)人生。

創作者介紹

兔子的電影街 Franzi's Filmewelt

Franz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