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螞蟻水上漂 (歡迎到原網站繼續追蹤我的發表唷!)

benjamin  

媽媽,有時候我會覺得我變得和前幾天不一樣了。”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不一樣,但我們都將去同樣的地方,只是走的路不同。”

關於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電影改編了原著小說的部分就姑且不談。這篇我們單純來看導演大衛芬奇想對我們說的故事。

再一次賞析這個故事之前,我想先確立一個想法: 名稱是”奇幻旅程(Curious case)”,但事實上,揭開它的本質,它就是平凡人的一生,它之所以動人是因為那些貼近我們生命中許多感動、悸動、遺憾、懷念的重要時刻,以及那些充滿智慧的註腳。而真正奇幻的部分,只有班傑明的逆齡生長,或者是說,只要用心感受生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段奇幻的故事。

眾多切中人心的話裡,我覺得開頭引述的那段最可以成為這個故事的註腳。班傑明外表的逆齡其實只是把每個人心中的不凡具體化。但事實上同樣是鐘型曲線般的生命型態: 脆弱、需要人照顧>>漸漸強壯、進入壯年>>再度步入脆弱、死亡,即使在與女主角的關係上呈現一個無法相守的黃金交叉,但除去外表匹配與否的問題,其實兩個人的內心年齡與平凡的伴侶無兩樣。年老以後將需要伴侶的照顧,這點似乎是就算身為正常人也無法避免面臨的問題。

<讀著長者的生命故事長大>

故事發生在一戰過後,一個奇妙的生命像是隨著倒走的鐘而生般降臨在這個世界上。像個老年人般的班傑明意外被留在了老人院,並遇到一個天生的好媽媽,適得其所。與一般孩子不同的除了他無法隨心所欲的跑跳外,他從小是聽著許多人的生命故事長大的。這些走過人生數十載,有一套自己哲學的長者,教導他生命的智慧: 提茲用”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何事”告訴他生命的開放性; 梅波太太教她彈琴,告訴他”重點不是你彈得多好,而是你彈琴時的感覺”,以及教導他失去摯愛的意義,”這樣才知道你有多麼在乎他”; 被雷打中七次的男人,總時不時在他最低潮的時候分享他沒有原因就衰到被雷劈的故事,”上帝總是提醒我,我能活著很幸運”。這些哲學或在他心中埋下種子,或適時地推了他一把,讓他去做了不一樣的決定。

<每一個成年人都是這樣長大的>

而在他的一生裡遇到了一些人,經歷了你我可能也都有過的生命體驗。曾待過馬戲團的矮人族黑人是開啟他對外面世界好奇心的一把鑰匙,並告訴他不用害怕孤獨,因為世人皆孤獨。如同每一個被迫獨立的老大,自從媽媽生了小孩之後,一切就變得不同了。而那位總是帶來外面世界的冒險故事的矮人族也離開了。那一年的班傑明經常一個人。直到他去港口看船時,他迫不及待應徵了船手急缺,迫不及待到外面闖闖看看,也認識了船長麥克克拉克。麥克如同大男孩們總會遇到的同儕夥伴,帶他有了性事的初體驗,用自己身上的刺青使他認識了”夢想”,”不要被別人牽著鼻子走,做你注定得做的事”。也在這趟旅行中他意外遇到了自己的父親,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和父親把酒言歡了一番。

18歲那年,陪伴他的梅波太太過世了,就如同每位面臨成年獨立的孩子想飛的心情,他決定離家展開更長的一段旅途。這中間他結識了各式各樣的船伕夥伴,也遇到有點控制慾的伊莉莎白艾畢,談了人生中第一場戀愛。她與班傑明聊了世界各地的經歷、曾經失敗而再也不敢再次提起的夢想; 教他品嘗美味、享受生活; 每個長夜總有說不完的話。可惜時代拆散了這段不被允許的關係。珍珠港事件爆發,伊莉莎白忽然間就與他外交官丈夫離去,而班傑明與麥克船長的船也被徵召作為軍隊補給支援。在戰爭中他認識了家族當了500年美國人的印第安砲兵,卻也在一場任務中失去了麥克船長。船長臨死前告訴了他”你可以像瘋狗一樣抓狂,或用髒話咒罵命運,但到頭來,你還是得放下。”

他帶著這些珍貴的經歷,遊子歸故鄉,感受那些熟悉,以及其所襯托出自己的心境的改變。

 

<有時你即使遇到了你認為對的人,緣分也可能讓你們不斷擦身而過>

黛西是除了班傑明的母親以外,能夠一眼看透他與年齡不符的外表下藏著的心。在班傑明一心想飛的時候,黛西還過著被保護的生活,殷殷盼望他從各地寄回來的明信片。等到班傑明經歷了一切回家後,再遇到的黛西已經是芭蕾舞界的明日之星。最後的聯絡裡才說著被強迫入團的無奈,但現在的她似乎已完全不屬於同個世界的人物,滿口的曼哈頓、渴望成為明日之星、擠進上流社會的少女夢想。此時她的人生正在快速爬坡,像顆閃耀的星星,在離班傑明很遙遠的世界裡。”機會決定了人的一生,即使是錯過的機會也是。”班傑明因為害怕對方的完美而拒絕了主動的黛西,卻沒想到這決定使他們錯過的不僅僅是這幾年。

重病的父親突然出現,向班傑明承認了自己的身分,並帶他回到出生時的家。臨終的父親一生無親無故,希望將自己創立的鈕扣事業交給他。歉疚的父親與船長留在他心底的話”到頭來,你還是得放下”,讓他學習了原諒。

父親走了以後,他再度去尋找黛西。上次的他沒有及時留下黛西,這回來到巴黎時,黛西已成了在台下遠遠觀看演出的觀眾。正踏在夢想之路的她,交了舞團的男友,過著大明星般萬眾寵愛的生活。班傑明再也打不進她的世界,於是再次離開。

沒想到再次見面是因為黛西的意外。心理學上“後見之明(Hindsight bias)”指人們在遇到不幸的事情時,總會不斷重複回想當時的過程,企圖尋找一個可以扭轉結果的點。而坐在醫院外等待的班傑明就是如此。受傷後面對舞蹈生涯危機的黛西,見到又更加年輕的班傑明時,這次卻換她因對方的完美而感到害怕,拒絕了班傑明。

<1962年,她回來了。>

人都是如此,總要經歷過一些輕狂和淬鍊,才漸漸摸索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該勇敢珍惜的又是什麼。只是大多數人所面對交錯而過卻未把握的機會,通常不再來了,班傑明和黛西卻終於在一個年齡最相仿的交會點,再一次相聚。這時兩人都孑然一身了,明白自己要的就是對方,也不再因害怕而逃避靠近。

他們一起走過瘋狂的嬉皮年代,一起度過了些難忘的荒唐生活。他們到現在才開始建立屬於兩個人的記憶,探索著彼此對自己的真心。但如同每一個女人所恐懼的,開始感覺到自己的年齡漸長,過去那些年輕的夢離她越來越遠,也害怕隨著年齡更加貌美的班傑明所帶給她的自卑。她來到班傑明父親最喜歡的岸邊看日出,然後決定了不再自怨自艾。看著此時的她,班傑明再度想起了船長的話: “到頭來,你還是得放手。”於是黛西開了一個舞蹈班開始教舞。

如每個走向穩定的關係走向穩定,接著面臨的組織家庭的問題。黛西懷孕了,但班傑明害怕自己的”特別”傳給了孩子,更怕自己沒有能力為人父。而天底下確實沒有人天生就會當父母的,當他意外在電視上看到久違的伊莉莎白以60歲高齡終於完成她年輕時因失敗而放棄的夢想–成為第一位游過英吉利海峽的女性,並肯定地說出”什麼事都有可能”,鼓勵了他暫時接受並面對這件事。但沒有過幾年,他依然覺得自己將徒增妻女的負擔,於是留下了大筆的財產選擇離去。

我想這段故事最美化的地方,還是他們總能再次在對的時間相遇。黛西喪夫後不久她收到通知,找到了有個青少年外表但已經得了老人失智症的班傑明。此時的班傑明已經連黛西都不認得了,她就這樣像個母親般,拖著老邁的身軀照顧他人生最後的數年。曾經在班傑明回來探望黛西與女兒時,說過”有些事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這時的他卻時常困惑似乎感覺經歷過了一生,但什麼也想不起來了。黛西則告訴他”沒關係,忘記事情沒關係”。直到最後她抱著變回嬰兒的班傑明到他臨終。

人生最難的事還是提起和放下。看完班傑明的故事,是否不自覺投射了許多自己的人生經歷? 那些對夢想的期盼、對生命逝去的傷痛與成長、對不公平的原諒、對深愛的成全,還有接受自己的不同,勇敢地做自己。”  it’s never too late or, in my case, too early to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 There’s no time limit, stop whenever you want. You can change or stay the same, there are no rules to this thing. We can make the best or the worst of it. I hope you make the best of it. And I hope you see things that startle you. I hope you feel things you never felt before. I hope you meet people with a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I hope you live a life you’re proud of. If you find that you’re not, I hope you have the strength to start all over again.”

創作者介紹

兔子的電影街 Franzi's Filmewelt

Franz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