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螞蟻水上漂 (歡迎到原網站繼續追蹤我的發表唷!)

 

導演: 北村豐晴、蕭力修
編劇: 王莉雯、林真豪
故事: 王莉雯
主演: 藍正龍、安心亞、天心、王柏傑、龍劭華、沈海蓉

這部電影是台灣近年來少數兼備質感與娛樂的喜劇電影,對於重現當代風華,不論當時的電影工作樣貌、追星模式、角色的穿著與行為甚至配樂等等,都十分懷舊但又活潑逗趣。以輕鬆歡樂的氣氛,配上劃時代的堅定愛情故事,向已然沒落的台語電影時代致敬,帶給觀眾類似於2012年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並同時入圍最佳影片、向默片時代致敬的<大藝術家>相同的情懷與感動。

在那個年代,一間小小的電影公司就是一位製作、一位導演、一位編劇與幾名攝影、場佈等等,那個年代的觀眾很好養,有帥哥明星、有酷炫的題材(間諜、飛上月球等等)就十分買帳。在堪稱台灣好萊塢的北投,有許多女孩懷著明星夢,為的只是一償宿願和夢想中的大偶像萬寶龍一同演一段驚天動地的愛情戲。女主角蔣美月(安心亞 飾)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她某次鬼靈精怪想翻牆進影院看萬寶龍的新戲,意外踩著大編劇劉奇生(藍正龍 飾)的頭下來,也不會促成這樣一段笑中帶淚的幾十年愛情。雖然很諷刺,但其實商業取向的習慣就算是現今的美國好萊塢也不遑多讓,例如有賺頭就一拍再一拍的續集、一用再用的大牌演員(即使沒什麼演技,有賣相就好)、操控劇本演員導演的生殺大權…。當然也有許多有趣的地方是屬於那個年代專屬的,例如試鏡表現亂七八糟的蔣美月,經劉奇生提醒面試官”看到她姓什麼嗎?” 就立刻蓋章通過,反映了當時專制保守的時代人民對統治著毫無理性的尊崇與敬畏。除此之外,每段愛情故事公式一定會經歷一段低潮與困境,在劉奇生與蔣美月的故事裡,他們的困境也是來自於那個時代很常發生的事—替人作保簽本票,結果當事人落跑擔保人被抓(慘一點的可能是被黑道追殺)。這不只是反映那個純樸時代(其實到十年前可能都還常有)許多人因此經驗受牽連或被陷害而家破人亡,也同時反映當時台語片已走向衰落時期,電影公司資源上的欠缺。

之所以認為這部片具有一定水準的質感,不僅因為其具備了傳達台灣電影史價值的核心概念,或是充滿懷舊感的場景、音樂、角色設計;也包括對於阿公阿嬤走過半世紀的情深意重有著成熟、完整且細膩的鋪陳。私以為台灣電影目前在劇情鋪陳上仍然是弱點,習慣平鋪直敘的劇情,或是各個事件東拼西湊最後再做出個結局,往往情感上顯得支離破碎,如果要詮釋更複雜、更衝突的情緒轉折,在事件與事件上因果交扣的設計能力顯得不足,常常只能以”事件堆疊”的方式,或是單以事件帶領情緒,卻常常忽略情緒同時會影響事件。故事的最一開始呈現現今已年長的阿公阿嬤的樣子,尚精力旺盛的阿公騎車雷殘住院,有著小丸子口音的孫女(李亦捷 飾)去看他,和阿公胡言亂語之中以”有夢最美,月娘相隨”這句出現得令孫女一頭霧水的話,開始憶起當年和阿嬤認識的過程,也憶起那個時期的台語電影榮光。敘述的中間現在與過去交錯穿插,但受傷住院的阿公和失智在家的阿嬤分開敘述,讓觀眾好奇現在的阿公和阿嬤究竟是怎樣的狀況。

 

這部片細膩的手法還包括了伏筆的運用。例如某一個片段阿嬤接到萬寶龍的神祕來電;或是第七號間諜裡相互對暗號的台詞;或是陪伴兩人定情、陪伴美月走過等待劉奇生坐牢時光的重要影院…等等。這些符號在前段劇情中本身已經做足存在意義、並未被料到會是個伏筆,並在結局時候又回馬槍成為了頭尾相呼應的催淚彈,不僅是與劇情呼應,也是現在對於過去愛情記憶的呼喚。

我認為結局要做得感人卻不過份浮誇,節奏的掌握也很重要。兩段當年洪一峰的經典情歌”思慕的人”也成功把觀眾情緒帶至高潮,一段是在劉奇生入獄後,蔣美月苦苦在外守候,由安心亞帶點稚氣卻激昂的演唱,卻把年輕的蔣美月傻傻的、執著的愛,以及努力想拯救因此衰亡的台語片,踩著宣傳車到處為影院上映宣傳的苦,表現得淋漓盡致;第二段換成是五十年前與五十年後的劉奇生都在苦苦尋找不知去向的蔣美月,由男聲再次演唱,直到兩個時代的他都想起了那個屬於他們定情、也曾經是台語電影重要舞台的地方,找回了摯愛。

         ”你導我就演! 你導我就演! 你導我就演!” 那一年,台語電影撮合了兩個人,編織出一段永恆的愛情,而這段跨世紀的愛情也同時見證了台語電影曾經的榮光與謝幕。”Forever Love(英文片名)” 與 “向台語片致敬” 兩個核心精神密不可分且等重的交織,並將當年許多經典台語片的畫面、台詞、當年禁播卻是時代象徵的經典歌曲毫不違和地融合在劇情中,同時充滿喜劇元素、部分黃腔卻不致低俗的拿捏,讓走過那個時代的人重拾懷念,沒有經歷過那時代的年輕人也很愉悅地體驗一段別具風味的時代饗宴,我認為是本片能夠在近期國片令人為之一亮且值得一再品嘗的地方。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兔子的電影街 Franzi's Filmewelt

Franz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