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近幾年推出的動畫電影取材逐漸多元,除<無敵破壞王>外,如後來發行的<大英雄天團>、<冰雪奇緣>、<動物方程式>,無論是主題背景設定或是背後傳遞的概念,都越來越靠近人性並反映當代社會議題與反思。其子公司皮克斯動畫工作室亦在2015年推出完美融合科普與娛樂的<腦筋急轉彎>,讓人驚艷於迪士尼整體作品反映其企業一向推崇多元與人道關懷的精神。

 

劇情以機台遊戲裡廣為人知的反派角色破壞王為主角,在主要設定裡就先試圖打破觀眾先入為主的好/壞人設定,讓我們用沒有標籤色彩的心情來聽故事。劇中主要幾個角色的故事與社會脈絡如下:

 

無敵破壞王 vs 阿修(Fix-It Felix): 個體存在於社會的意義與職業無貴賤的階級觀

在遊戲裡各司其職的破壞王與阿修,一個負責破壞好人公寓一個負責修理。對於都是讓遊戲能夠順利運作的成員一份子,相較於一臉粗鄙、像猩猩一樣令人感到威脅的破壞王,籠罩在爸爸光環、行為溫文爾雅、相貌善良並負責討喜工作的阿修很自然得到公寓房東與他上流社會的朋友們的歡迎。雖然阿修本身個性和平,但長期遭受房東與朋友們排擠的破壞王總難免對這樣的行為與阿修本人心生不滿。整個故事因此而起。隨著破壞王離去渴望藉由獲得獎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他所屬的機台遊戲卻因此出亂子。為了避免被永久銷毀,阿修不得已則出發尋找破壞王的下落。

在破壞王的困境裡,如果把公寓視為階級型態,可以看到一些熟悉的價值觀-- 金字塔頂端的霸權與對勞工階級的刻板印象、勞工階級難以翻身進而產生的仇富心態、中產階級對於社會結構穩定的重要性,以及,也許可以這麼詮釋,身為Fix-It Felix Jr.,我們可以看到階級複製的象徵。在這個框架之下,故事給了我們一個假設--假設我們失去了那些被貼上負面標籤的高勞動低技術勞工、街友、或任何低社經地位人士,我們的社會會如何? 當故事裡房東們還在沾沾自喜終於沒有破壞王的打擾時,阿修率先察覺了這個改變將使得他們的世界被破壞。

故事結局破壞王當然回來了。於是大家改變了彼此的態度--一同工作為了讓遊戲運作而打拼,結束後一起和平生活慶祝一天的順利,破壞王也終於不必住在垃圾場。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破壞王也終於能夠安於並喜歡自己的本份工作。這是帶著社會主義「共享、保障、平等」色彩的理想社會經濟型態。找回人生而為人即具備存在的價值,而非由人類社會後續創建出來價值體系所定義 ,企圖說明每一個人無論在社會扮演何種角色,都只是社會平衡且順利運轉的一個必要零件,無分貴賤。

 

卡轟(Calhoun) vs 阿修(Fix-It Felix): 顛覆性別人格框架與性別角色

因為破壞王闖入卡轟的戰鬥裡意外讓機器蛾飛離遊戲,為了避免機器蛾在外大量繁殖造成大規模毀滅,隊長卡轟也脫離遊戲追捕機器蛾。途中因此遇到也在尋找破壞王的阿修,意外譜出長短腳戀曲。

身為率領男性士兵大隊的女性隊長,卡轟在原遊戲裡就有著剽悍且中性外型與嚴肅的個性。這似乎是現在社會上多數女性領導人被貼上的標籤、或者是為因應社會期待而必須穿上的鎧甲與面具,又或者是女性在現今社會須達到頂尖地位,必須承受某些經歷或是收斂起某些感性所洗鍊而成。無論如何,這樣不典型的性別角色雖已不少見,但似乎一旦被貼上「女強人」標籤後就會被從「女人」的分類中獨立出來,從從屬關係變成兩種不同族群。同時,在一個仍無法全然擺脫傳統父權角度的時代,期待男人要比女人強 (且「強」往往被狹隘地定義為收入、學歷、社會地位等)的前提下讓這樣的女性基本上不太可能被與浪漫愛情畫上等號。

然而故事發展讓卡轟遇到了同樣也不太具備男性刻板印象特質的阿修。個子瘦小、講話輕聲細語、善解人意的阿修遇到了魁武剽悍的卡轟,他卻用他的方式展現自己的英雄氣概,吸引了她不苟言笑的外表下塵封的那個受過傷但溫柔想愛的心。現實社會女性在婚姻與性別角色掙脫的陣痛期中,可以不斷聽到對於未婚、單身、高成就女性的歧視言論。用去脈絡的思維與簡化的標籤去認知一個族群固然簡單快速,但也很可能因此失去好好認識眼前站著的人所擁有的內在本質的機會。

 

雲妮路(Vanelope): 擁抱不完美,挑戰弱勢資源對發展限制的枷鎖

雲妮路是破壞王在躲避機器蛾追趕而逃進遊戲<甜蜜衝刺>後遇到的另一個主人翁。遊戲裡雲妮路是有瑕疵的程式,因而被眾車手嘲笑排擠,但卻非常渴望藉由比賽證明自己的能力。因為看到她的處境與自己不得翻身的過去相似,破壞王決定幫助她組車、訓練,挑戰她的夢想。訓練的中間發現她確實有很強的賽車天分,卻也看到時不時閃現的「突波」可能會造成潛在的危險。

不同於破壞王的處境,雲妮路所處的是另一種困境,是來自我缺陷阻礙與環境的惡性競爭交互作用的結果。破壞王可以負氣出走,她卻連想逃離這個世界都受到限制。 不考慮雲妮路的缺陷其實是被陰謀灌輸的前提之下, 這個自我缺陷可以被替換成生理上的缺陷,或是出身背景的劣勢,這種在先天條件上缺乏足夠資源與他人競爭,必須花更多的時間與鬥志去彌補,卻往往因為最終表現出來的差強人意,而且追求速效與量化評價的世界裡被快速歸因為「不努力」。前段曾粗略以阿修(Fix-It Felix Jr.)的例子提到階級複製的概念,如果今天雲妮路沒有遇到破壞王,有他那枚金幣與強大的助力為她打造專屬賽車、場地以及魔鬼訓練,即便有再強的鬥志,在缺乏社會支持和環境資源之下她恐怕只能繼續遊蕩。這是現實社會中許多人以為是優生學決定了高社經地位人士的子女有較好的學業表現,實際而言資源或許才是更大的取決因素。

然而雲妮路或許也是整個劇情裡頭最正向也最相信自我的角色。即便知道自己程式的瑕疵和別人相比已輸在起跑點,卻仍然堅信不嘗試到極限不放棄! 雖然現實生活中大概不太會出現「原來我的弱勢只是一場陰謀」,但「不走到極限永遠不知道那是怎樣一片天」的概念大概可以說明她在即將贏得比賽時戲劇化的轉變。但回到劇情中雲妮路專屬的小幸運,在現實中真正要能夠以弱勢資源挑戰發展上的限制,如果沒有靠健全的制度去彌補可能會是非常困難的事。

 

糖果王/渦輪(Turbo): 專制政體藉由詮釋/竄改歷史以確保權力階級的穩固

糖果王一出場顯然就是政客的模樣, ,即使現實中無法以一眼評斷,他在劇情裡使用的政治操弄手段也令人覺得熟悉。曾經在別的遊戲大肆破壞惡名昭彰的渦輪潛入<甜蜜衝刺>後以糖果王身分竄改程式,抹去眾人對王國與雲妮路公主的記憶,並使自己登上王位將她貶入底層不得翻身。當發現破壞王在暗中幫助她的時候,糖果王以她的程式瑕疵會造成玩家認為機台損壞而舉報為由,希望破壞王為了大局阻止雲妮路參賽。破壞王一度相信了,但後來從其他蛛絲馬跡察覺異狀,進而追出當年渦輪改寫程式的真相。

竊取權位並獨攬大權、以竄改過的歷史洗腦人民 、挑起惡性競爭並抹黑特定族群以獲取個人利益,再用「為了社會的和諧與發展」為由包裝這些手段...這些都不是童話故事而是血淋淋存在於人類歷史甚至現今政治的。然而現實中在這樣政治環境既得利益者是為社會的多數族群,也就是故事裡在一旁嘲笑弱勢的車手們。當多數族群相信特定族群的弱勢、缺陷、與眾不同或特立獨行,會拖垮國家發展、造成危險或他人負累,所以必須予以隔絕、消除,這個社會即逐步走向法西斯主義。故事的結局雲妮路放棄公主的地位,將世界改為總統領導的民主制度,很直接道出了反專制主義的訊息。

 

故事的結局破壞王最後並沒有答應留在雲妮路的世界裡。傳統的happy ending在這裡或許反而會模糊故事所傳遞的核心價值,因此用了一個更高的眼光為這個故事作結-- 於是每個人喜歡自己原來的樣子並包容他人各種樣貌的存在,努力在自己的本份各司其職,社會彼此關懷、平等且良性競爭。迪士尼以對童年回憶致敬主為題,成人所處社會議題為內涵,讓觀眾在緬懷童年時代與反思現況上都不斷感受到驚喜與共鳴。

 

創作者介紹

兔子的電影街 Franzi's Filmewelt

Franz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